学者:单靠“禁蒙面法”难使局势好转

时间:2019-10-06 08:30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香港澳门
学者:单靠“禁蒙面法”难使局势好转 港府或出台更多强硬措施


香港多区昨天出现反政府游行、集会与组人链活动,许多参与者不顾禁令,仍然戴着面罩。(路透社)

港府前天宣布订立“禁蒙面法”后香港爆发暴乱,大批市民赶到超市抢购粮食。超市的许多货架到昨天还来不及补货。(路透社)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副教授吴木銮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虽然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前天在记者会上没有说订立“禁蒙面法”后还将怎么做,但港府应该已制定出止暴治乱的总体规划,“禁蒙面法”只是第一步。

香港“禁蒙面法”昨天(10月5日)生效后仍有不少示威者戴口罩上街。受访学者分析,单靠“禁蒙面法”难以快速让香港局势好转,特区政府下来可能将出台更多强硬措施,但政治问题最终还要政治解决。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副教授吴木銮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务实地看,很难期待‘禁蒙面法’能一下子让香港治安好转。示威者的阵营有分化,比如勇武派就未必会受到阻吓。”

他分析,虽然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前天在记者会上没有说订立“禁蒙面法”后还将怎么做,但港府应该已制定出止暴治乱的总体规划,“禁蒙面法”只是第一步。

香港前天援引《紧急情况规例条例》(俗称《紧急法》)订立“禁蒙面法”。根据《紧急法》,港府可规定的其他行为包括管制煽动性质的刊物、图片等通信,授权搜查住所等。

学者:不排除最终实施戒严可能性

曾任香港城市大学法学院副院长的顾敏康教授也认为,“禁蒙面法”只是特区政府组合拳中的一招。他受访时说,港府下来应该会视情况推出更多强硬措施,不排除最终实施戒严的可能性。

他说:“戒严对香港的营商环境会有影响,但如果不戒严,乱局持续,也一样对营商环境有影响。港府唯有两害取其轻。”

顾敏康现为湘潭大学信用风险管理学院院长。他认为,下来几天如果示威者人数越来越少,暴行降低,那就没有必要戒严;但如果人们误以为“禁蒙面法”侵害了他们的公民权利,而想通过更激进的行为迫使政府撤回,那为了抵制暴行,香港警察必须适当提升武力,最终就得戒严。

总部在美国纽约的“人权观察”在官网写道,蒙面禁令似乎旨在阻吓示威者,“香港政府应当维护而不是侵害人权”。

有分析担心,港府出台“禁蒙面法”是在抱薪救火,不但解决不了问题,反而会激化矛盾。昨天在铜锣湾、湾仔、中环和尖沙咀抗议“禁蒙面法”的游行活动,部分印证了这方面的顾虑。

香港国际政治学者沈旭辉在面簿撰文质疑“禁蒙面法”的阻吓力。他指出,一旦没获警方发“不反对通知书”的集会出现冲突,全体参加集会者都可能被控暴动罪,暴动罪最高刑罚是监禁10年,但依然有数10万人参加。相比之下,违反“禁蒙面法”的最高刑罚是监禁一年。

也有分析质疑“禁蒙面法”的可操作性,称如果只有10人不遵守禁令,警方可以取缔,但如果有10万人或100万人同时违法,警方怎么取缔?

对此顾敏康说:“法不责众不代表就不应该有法。警方怎么抓人,那是策略问题。至少有了‘禁蒙面法’后,警方执法可以更灵活,逮捕人时,只要他蒙面就已犯罪,不需要再走程序调查他是否犯下其他罪行。”

曾在前皇家香港警队负责犯罪情报科的维克斯(Steve Vickers)接受彭博电视访问时也说,“禁蒙面法”是可执行的。

目前经营风险咨询公司的他指出,近日暴力程度虽上升,但示威者人数下降,不少香港人对暴力不满,示威势头开始减弱。

他认为“禁蒙面法”不足以解决问题,只有作为大范围镇压的系列动作之一才有意义。“这是对所有人的预警,现在应坐下来对话。”

他表示,政治问题需要政治解决方案,不能以街头对峙化解,港府躲在港警背后解决不了问题,民众以暴力和汽油弹争取不到诉求。

香港政治的正常运作已被示威打乱。据港媒“香港01”引述消息报道,由于乱局持续,港府高层在考虑延后11月区议会选举。

顾敏康认为这方面的考虑非常有必要。他说:“假设目前无差别的人身攻击和公共设施的打砸情况持续,建制派候选人没法正常竞选,支持建制派的选民不敢出来投票,那11月24日能否有公平、公正的选举,将是很大的问号。”

(记者是《联合早报》北京特派员)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