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锐民:香港示范了暴力胜选

时间:2019-11-26 07:41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香港澳门
早点 港澳突搜 易锐民 [email protected] 香港一名建制派区议员在败选后说了这番心里话:煽暴派得势也是好事,这可让他们知道,原来通过选举可以逐步夺权,那就不用以暴动搞破坏即可止暴制乱,

早点 港澳突搜   易锐民

[email protected]

香港一名建制派区议员在败选后说了这番心里话:煽暴派得势也是好事,这可让他们知道,原来通过选举可以逐步夺权,那就不用以暴动搞破坏即可止暴制乱,天下太平了。

部分建制派人士显然也怕了暴力,宁愿以败选换取太平。但正如我两周前在本栏中预言,这场城市战争不会只打到区议会选举,就算反对派大胜,黑衣人也不会停战,因为这要视乎一直在幕后操控的人及其下一步战略。事实上,反对派在胜选后已开出价码,只待港府和北京回应。

反修例抗争者虽然一直声称“没有大台”,但经过这大半年的局势发展,又有谁会相信这个说法呢?

连登、Telegram及多名KOL(意见领袖)等社交平台,只是代幕后操控者执行任务。这些幕后者早已把剧本写好,首先是文宣煽感,然后暴力破坏,并在选举夺权后争取与外国势力共管香港。

文宣煽感的手法就是抄足英国脱欧公投的桥段,正如电影《脱欧:不文明之战》(Brexit: The Uncivil War)一样,操控者利用大数据将不利于港府和北京的信息,不断灌输给“黄丝”及港青。渐渐地,反中、反共已成为港青身份认同的核心部分,也是他们的最大纽带、集体意识以及政治目标与理想。

我曾问干儿子如何获取信息。原来,他们一群同龄人最喜欢网上打游戏时互传信息,或直接讨论《十年》《1987:逆权公民》等抗争电影。由于每个人的背景相同,价值观接近,因此很容易互相影响。

幕后操控者也就利用港府今年初提出《逃犯条例》修订之机,立即制作《逃犯三部曲》网上电影,使“送中”信息迅速散播,危言耸听,刺激港青及“黄丝”的情绪。

当抗争运动的暴力升级时,幕后操控者更像一名网上游戏的超级玩家,不断指挥黑衣人如何进退。在今年2月发行的电脑模拟游戏《RIOT - Civil Unrest》中,社运抗争内容就成为了模板。

在游戏中,玩家只需下一道指令,扮演示威者的话就可让人群唱歌催谷士气、设置路障、扔石头甚至自制的烟雾弹、汽油弹等。扮演警察者则可进行和平逮捕或暴力镇压。

根据游戏规则,玩家若只靠暴力镇压,就会很容易失去民意支持。当民意舆论倾向一方,胜利的概率也增加。另外,游戏也容许玩家选择性录下示威场景,引导舆论倾向己方。

反修例幕后操控者的打机水平相当高,几乎战无不胜,从最初的“be water”、不分化、不割席、遍布哨兵、阻警追截、戏子质问等,到后来出现火魔法、围魏救赵等,一场又一场城市战争必将成为经典。

香港这场反修例运动是反对派处心积虑展开的行动,从2003年的反23条(国安法)事件,到2012的反国民教育运动、2014的“占中”及2016年的旺角骚乱,然后是出现近月来的总爆发,现在则发展到了透过选举夺权的阶段。

当然,北京的不断施压,从原来跟香港约定的河水不犯井水,发展到近年对香港的全面管治及加速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等,也让港人噪动不安,许多人宁愿接受暴力,也不愿笼中受困。

港府及建制派也得检讨,为何在反对派已下了那么多功夫后竟然毫无警觉,一直被动地回应,完全不在备战状态。何况,黑衣一方有幕后操控者,而建制竟然没有大台统领应战。终于,在这次暴力区选后,建制将跟港府“揽炒”(粤语,意即同归于尽)。

其实,就算这次连任成功的建制派幸存者也未必好过。一来,他们在议会中已势孤力弱,而且他们可能成为高风险政治人物,其办事处也位于湾仔、尖沙咀等“战区”之中,已多次“被装修”(严重破坏)。

据悉,他们还要承受反修例风暴的后遗症。假如选举过后社会依然躁动不安,就算“被装修”的办事处能全数向保险公司索偿,他们也将面临保费大涨或很难再获承保的情况。

至今为止,反修例幕后操控者已在香港示范了一场逆权运动,现在连选举也可以透过暴力胜选。如果这样的逆权运动到了欧美等高度民主的地方,当地或许也可能会出现暴力胜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