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任期下半场 文在寅赢回民心须改革

时间:2019-12-08 09:20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国际时政
曹国事件在首尔引发大规模抗议,示威者口号一致:文在寅下台。(法新社) 丑闻缠身的曹国不堪舆论压力辞职,只当了35天法务部长。(路透社) 姜贵瑛 [email protected] 首尔通讯员 近三个月来,

曹国事件在首尔引发大规模抗议,示威者口号一致:文在寅下台。(法新社)

丑闻缠身的曹国不堪舆论压力辞职,只当了35天法务部长。(路透社)

姜贵瑛

[email protected]

首尔通讯员

近三个月来,韩国总统文在寅委任亲信曹国为法务部长,结果曹国与家族的贪腐丑闻曝光,沸沸扬扬引发社会极大反弹。尽管曹国如今已辞职,但事件给文在寅政府造成的内伤,善后需时。文在寅的五年任期至今已经过了一半,挽回民心、重新赢得信任是他下来的执政重点,也是决定文在寅政府成败的关键。

文在寅于8月底进行内阁改组,提名总统府首席秘书官曹国为法务部长,任命尚未落实,涉及曹国的丑闻连续曝光。尽管如此,文在寅坚持任用曹国,引发数百万名民众走上首尔街头抗议示威。在舆论压力下,9月上旬才宣誓就任的曹国被迫在10月14日宣布辞职,上任仅35天,成了短命部长。

现年54岁的曹国曾是国立首尔大学法律系教授,外表帅气,常在社交网站上倡导“公平正义”;他的社交媒体账号的追随粉丝有100多万,人气极高。一直被视为文在寅心腹的曹国在文在寅入主青瓦台后就担任总统府民政首席秘书。

按理说,以曹国的条件,进入内阁担任要职顺理成章,为何却引起如此大的反弹?

违规运作让女儿入读名校 曹国遭揶揄为“男版崔顺实”

曹国有个现年28岁的女儿曹珉,在读外语高校时期曾前往檀国大学实习两周,随后便以第一作者的身份在著名英语医学论文期刊发表了一篇医学研究论文。

韩国检控方后来的调查发现,在东洋大学当教授的曹国妻子郑敬心,请在韩国科学技术院任职的同学帮忙,给曹珉开了一份实习证明。曹珉靠上述论文和实习证明,顺利入读韩国顶尖学府高丽大学。

郑敬心还伪造东洋大学校长颁发的奖状,这对曹珉进入釜山大学医学院起到关键性作用。曹珉从2016年至2018年就读釜山大学医学院期间,曾两次考试不及格而留级,却还能够获得总值1200万韩元(约1万4000新元)的奖学金。

去年1月底,郑敬心更借名购买蓄电池厂商WFM的12万股股票。

郑敬心因涉嫌子女升学材料造假、参与运作私募基金等11项罪名,10月24日遭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逮捕,检察厅在11月11日拘留期满当日,再加控郑敬心涉嫌虚假申报、使用未公开信息等罪名,被控罪状增至15项。

自检察机关开展调查曹国及其家族之后,至今已经有至少三人被逮捕,即郑敬心,还有曹国的弟弟和侄子。

韩国检方怀疑曹国也涉及女儿的实习证明造假案和金融投资等案,因此也将他列为嫌疑人,展开调查。

曹国与家族腐败案震动全韩国,这令人联想到前总统朴槿惠的闺蜜腐败事件。两年半前,围绕在朴槿惠身边的崔顺实被揭发女儿郑惟罗通过不正当手段进入梨花女子大学,丑闻越滚越大,最终导致朴槿惠被弹劾下台。

曹国和崔顺实一样同为总统心腹,同样因女儿违规就读名校而被查出其他丑闻,曹国因此被坊间揶揄为“男版崔顺实”。

许多韩国民众认为,崔顺实女儿至少得过亚运马术金牌,靠体育特长走后门入读顶尖大学;曹国的女儿高中毕业后从未参加笔试,单靠伪造的文件就顺利进入高丽大学和釜山大学医学院;更恶劣是她两次不及格竟获奖学金。

曹国事件凸显韩国阶级问题

文在寅上台后一再承诺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他在就职演说中这么说:“新政府的政策方向是为所有韩国人创造平等的机会、公正的过程、正义的结果。”正因为他高调倡议“公平社会”,因此他不顾曹家腐败而坚持任命曹国,使民间对他更感失望和愤怒。

等待就业的李惠利(27岁)说:“崔顺实女儿走后门入学事件是因没遵守程序的公平性而引起年轻一代的不满,这次曹国女儿的入学问题让人们看到,在合法的制度框架内,也会产生不公平的结果。”

35岁的朴姓医生说:“30多岁的医学博士要写出一篇期刊论文,至少要花几个月时间。曹国的女儿只实习两周就能成为写出医学论文的第一作者,让我有被剥夺的感觉。”

李姓妈妈(53岁)说:“看到曹国事件,只能怪自己没有权、没有钱。假设我像曹国一样有钱有权,我也可以给女儿上名牌大学,给她找到很好的工作。现在韩国社会,做个正直的人简直就是傻子。”

《韩民族日报》指出,曹国事件赤裸裸突出了韩国社会存在的“阶级”问题。曹国表面上高呼改革、正义和进步,实际上他本人就是权贵阶级,这让中产阶级和老百姓觉得受到“背叛”而倍感失落。

你含什么汤匙出生?

西方有句谚语“Born with a silver spoon in one's mouth”,意思是“口含银汤匙出生”,即天生富贵,家庭优渥。近几年,韩国社会从这句话引申出“汤匙阶级”概念,尤其在二三十岁年轻人群中广泛使用。他们将个人家庭背景比喻成为“汤匙”,根据父母或家庭的经济能力分为“金汤匙”“银汤匙”“铜汤匙”和“泥汤匙”四类。

资产20亿韩元(约233万新元)或家庭年收入2亿韩元(约23.3万新元)以上为“金汤匙”;资产10亿韩元(约116万新元)或家庭年收入1亿韩元(约11.6万新元)以上为“银汤匙”;资产5亿韩元(约58万新元)或家庭年收入5500万韩元(约6.4万新元)以上为“铜汤匙”;“泥汤匙”是指资产不足5000万韩元(约5.8万新元)或家庭年收入不足2000万韩元(约2.3万新元)者。

韩国就业门户网站JOBKOREA和albamon今年对1336名成年人进行了一个调查,结果显示,汤匙阶级论的社会认同度不断升高,90.3%的受访韩国民众认为这是无可否认的事实,与2016年的84.9%相比,增加了超过五个百分点。此外,有65.3%受访者认为自己属于“泥汤匙”,33.6%自认属于“银汤匙”,自认属于“金汤匙”的只有1.2%。

这个调查的其中一道问题是:“在韩国社会,一个人要想成功,必须具备的要素是什么?”结果,四成受访者回答是“经济基础以及父母的经济能力”;其次是“人脉和人际关系”(11.5%)和诚实(10.4%)以及出身学校(8.3%)等。

釜山大学四年级的黄姓学生(25岁)说:“像我这样的泥汤匙出身的人,多努力也得不到奖学金。曹国的女儿凭父母的社会地位和人际关系网,坐在家里就能拿到实习证明。韩国社会必须废除人脉文化。”

高丽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金仑兑说:“曹国事件反映出韩国教育不再能提供公平的机会,反而产生阶级不平等。人们看到父母的财力和学历等的社会资本代际传递的过程,这种权利的世袭性让老百姓感到很无奈。”

曹国女儿事件发生后,文在寅10月25日表示,韩国教育面临信任危机,教育已经沦落为继承父母地位和特权的手段,必须对教育制度进行全面改革。

据了解,目前韩国大学入学有“随时招生”和“高考招生”两种方式。“随时招生”以学生过往的求学记录作为入学依据,包含受奖、证照、课外活动、高中在校成绩、语言特长、科学特长等,即学生的综合能力。大部分学生都是以“随时招生”作为入学手段,只有20%至30%的学生是以高考分数入学。

韩国教育部最近对13所顶级大学进行了调查,结果发现,以综合能力作为入学的学生当中,65%的父母是月薪超过1384万韩元(1.6万新元)的高收入者。分析指出,此调查反映出,以学生的综合能力作为入学的基准是招入“金汤匙”学生的方式。

为此,韩国教育部11月7日宣布,为改善教育体系的不公平现象,决定于2025年3月废除全国的精英高中。

舆论批废除精英高中含选举考量

截至2019年4月,韩国共有79所特殊目的高中,约4%的高中生在精英学校就读。普通高中的数量为1555所,就读学生为110万名。

韩国教育部表示,将简化高中制度,使教育更符合每个学生的需求,还将在普通高中开设多种新课程,涵盖艺术和职业培训等领域。政府为提高普通学校的能力,推出了五年计划,将拨款2万2000亿韩元(26亿新元)。

不过,文在寅突然宣布取消精英高中,被批背后有政治动机。

韩国《每日经济》的分析报道说,579年前创办的伊顿公学(Eton College)是英国最顶尖中学,迄今已有20名英国首相来自这所学校。英国和美国的著名寄宿中学的每年学费高达5万美元,但它们不会废除这些精英学校。

报道说,文在寅在曹国事件发生后再强调“公正”,不到三周就决定废除精英学校,实在“太荒唐”。发达国家花300年至500年时间培养国家精英,韩国的精英学校政策推行30年就废除,显然是考虑到明年4月国会选举的决定。

振兴经济是民众最强烈要求

11月9日,文在寅五年任期正好过半。文在寅是前任朴槿惠因闺蜜干政事件而遭弹劾下台后的继任者,国民对他的期待特别高,因此他上台后支持率一直高企。曹国事件爆出后,文在寅的支持率下降了,但最新民调显示,他的支持率已回升到47.8%。

然而,文在寅政府将实施的改革仍面对不少抗议声浪,2020年4月的国会选举又逼近,因此文在寅执政的下半场面临的挑战和压力不小。

促成三次朝韩首脑会晤 文在寅至今最亮眼政绩

韩国媒体认为,文在寅自2017年5月就任总统后的两年半时间里,优先推动朝韩关系的改善,于去年促成了三次朝韩首脑会晤,历史性的美朝首脑峰会得以落实,他也发挥了重要作用。虽然今年2月的河内美朝峰会无功而返,韩朝关系随之逐渐冷却,但半岛和平机制可说是文在寅的最大的成绩。

可是,文在寅明知曹国丑闻缠身,还是执意任命他出任法务部长,这揭露了韩国阶级矛盾,也给文在寅的政绩蒙上了大污点。

媒体指出,文在寅政府的成败还必须看它今后能否成功推动各项改革、振兴国内经济,以回应民间更大的关切。

时事评论家:接下来一年是改革黄金时间

据民调机构Real meter进行的调查结果显示,韩国人民对于文在寅后半段任期最关注的课题是“振兴经济”(41.1%),其次为权力机构改革(24%)、国民团结(9.8%)、实现公正社会(9.2%)、实现半岛和平(7.8%)、缩小贫富差距(5.4%)。

时事评论家严京荣表示,文在寅执政初期专注处理对朝问题,忽略了民众更期待的检察院改革、地方选举制度改革、青年就业与老百姓生计的对策,文在寅下来必须在这些方面取得成果。

他说,回顾历史,大体上韩国历届总统的支持率都会在上任后第三至四年呈现下跌趋势,若文在寅在改善民生方面取得进展,并在韩朝关系和韩日关系上找到突破口,不但他的个人声望可提升,执政党也有望在明年4月国会选举中获得好成绩。

《京乡新闻》指出,任期过半有如重新出发,今后文在寅要努力与民沟通、团结国民。人民期待有能力的政府,文在寅政府也必须有重新开始的决心,积极推动各项改革,争取民心。

正如严京荣所总结:接下来的一年,将是文在寅处理好主要国政课题和推动改革的黄金时间。

(记者是《联合早报》首尔通讯员)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