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蕙如网军拉出一长串党政网络

时间:2019-12-06 21:35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台海局势
台湾《联合报》社论文章称,北检起诉杨蕙如和她旗下网军,以还苏启诚案公道;未料,绿营忙着和她切割,却反牵扯出一长串政商网络。民进党声明和杨蕙如毫无关系,却无法否认杨蕙如是民进党员的

台湾《联合报》社论文章称,北检起诉杨蕙如和她旗下网军,以还苏启诚案公道;未料,绿营忙着和她切割,却反牵扯出一长串政商网络。民进党声明和杨蕙如“毫无关系”,却无法否认杨蕙如是民进党员的事实,且其网军发文使用的网路IP位址常在民进党立委办公室。谢长廷辩称,他和杨蕙如只是“一般朋友”;但杨蕙如经营的公司向政府部门承揽业务,公文副本均发送给多名谢系议员,难道没有借力使力之嫌?

经过两天发酵,杨蕙如网军案的轮廓已更见清晰,而她操纵网军的手法和资金来源也浮现更多线索。简单地说,杨蕙如网军的运作图像可勾勒如下:一,杨蕙如并不是一个单纯的网军个体户,她十年前即成立了资本额3000万元(新台币,下同)、实收资本1000万元的实体企业,叫易始公司。二,她透过旗下公司四处承揽中央及地方政府活动标案,加上相关部门的补助,两年多即有近亿元的收入。三,她的公司经营依附在绿营政治人脉关系上,因此能对政府部门或国营事业的标案予取予求,这是赚钱秘门。

上述图像,除说明杨蕙如之工于精算牟利,也显示她是“靠势”政治力量的加持,才能不断得逞。以其体育门外汉的身分,竟能连续三年抢得网协的WTA(国际女子网球赛)的相关标案,可见得她吹牛、拉关系的本事多么强大。她甚至曾自称是女网名将谢淑薇的“经纪人”,提出1000万元的天价,要求台北市府聘请谢淑薇担任WTA代言人。种种离谱行径,都有绿营民代陪同壮势。由此可见,豢养网军显然并非杨蕙如的主业,但藉由网军出击运作,有助扩大及强化她的政治人脉及公司营运收益,彼此投桃报李。

令人讶异的是,杨蕙如只是绿营侧翼网军一个不起眼的小咖,但检视她所拉开的这张党政网络,竟然是如此细细密密,无孔不入。可叹的是,当人们还在追问:杨蕙如支付给旗下网军每人每月一万元的资金,究竟从何而来?事实上,她透过绿营的政治手套,伸进政府机构及公营事业所攫取的经费和补助,早就远远超过这些网军领取的锱铢之数。试想,政府及公部门在不知不觉中虚掷的经费,竟成为赞助网军恶意攻击像苏启诚这样忠诚公务员的粮草,这岂非莫大的讽刺?

根据台北市议员游淑慧等人揭露的讯息,杨蕙如在申请及申报政府标案时,有一些极不寻常的手法,充满操控、造假的意味。例如,杨蕙如的公司发文给北市府时,会标注副本发送五名“谢系议员”,这是一般民营公司不曾有过的行径,其目的,当然是在藉议员集体人头施压承办官员,逼迫对方同意。再如,杨蕙如承办WTA活动后,仅凭一张写着“WTA活动规画执行”几个字的发票,完全没有细目,就要向台北市体育局请领核销千万元经费。如果连WTA这样的国际活动,杨蕙如都能如此狼吞虎咽,背后若没有政治人物撑腰,她能得逞吗?

杨蕙如网军案之所以引人侧目,主要是这支网军的攻击手法已到了邪恶的地步,不仅罔顾事实,更罔顾道德与人性地攻击自己国家的外交官,凶残而冷酷。这股力量,是受与绿营派系交好的杨蕙如指挥,除了直间接导致苏启诚不堪受辱而轻生,就在当下的选举热潮中,可能还有不少网军仍在网路上驰骋攻击异己,造谣抹黑。

正因为如此,我们认为北检只办到杨蕙如为止,确实是“捉小放大”,远远不足,因为更大的黑手仍深藏幕后。尤其,杨蕙如旗下网军常使用立法院的网址发文,这是否意味着idcc是绿营网军共用帐号,或者立院办公室已成为绿营网军活动的基地,都是必须迅速查明的事。从杨蕙如网军案的线头一拉,短短两天,竟扯出这么一长串光怪陆离的党政商关系,绿色政治的腐臭让人掩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