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四大家族”及其背后的“保护伞”

时间:2019-08-08 17:19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人物记事
哈尔滨市呼兰区,萧红故居前广场上的扫黑除恶宣传标语。摄影/记者 周群峰 呼兰打黑风云 《发于2019.8.12总第911期《中国新闻周刊》 呼兰区,隶属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这个位于松花江北岸、人口

哈尔滨市呼兰区,萧红故居前广场上的扫黑除恶宣传标语。摄影/记者 周群峰

呼兰打黑风云  《发于2019.8.12总第911期《中国新闻周刊》

呼兰区,隶属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这个位于松花江北岸、人口60万的地方,曾因诞生过女作家萧红而闻名。如今,又因在扫黑除恶的背景下多名主要官员被查受到关注。

6月5日,中央扫黑除恶第14督导组进驻黑龙江。此后,呼兰区官场发生一系列震动。

6月10日至7月2日,因涉嫌为黑社会集团(或称“黑社会性质组织”)充当“保护伞”,呼兰区14名官员被查。他们中,有三位担任过区委四套班子(党委、人大、政府、政协)一把手,分别是原区委书记朱辉,原区长于传勇,原区政协主席孙绍文。此外,还有被查官员曾在呼兰区国土、环保、税务、城管、住建、街道办等部门任要职。其中多人仕途存在交集,有的曾为上下级。

被打掉的呼兰区涉黑涉恶团伙中,又以于文波、杨光为代表的“四大家族”最为典型。他们中有的人曾是公职人员,有的曾是黑龙江省杰出青年企业家 ,有的是全国人大代表。这些团伙盘踞呼兰多年,关系错综复杂。他们曾因利益冲突而激烈火并,也曾为了共同利益狼狈为奸。在昔日的呼兰,大到交通运输、房地产开发,小到菜市场、殡葬业,都几乎被他们垄断。而被腐蚀过的官员与他们关系紧密,甚至对他们产生依附性。

而今天,这些呼兰 “江湖大哥”和其背后“保护伞”纷纷倒台。

“伞官”沦陷

6月5日,中央扫黑除恶第14督导组正式进驻黑龙江,开展为期一个月的督导工作,组长、副组长分别由姚增科、张苏军担任。

姚增科现任江西省政协主席,曾任中纪委常委、监察部副部长。张苏军曾任司法部副部长,现任全国人大监察和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督导组进驻黑龙江当天,便在哈尔滨召开会议。姚增科在会上强调,对督导组进驻后仍不作为的相关单位和人员,要严肃问责;要坚持边督边改,即整即改,助力省有关责任部门对发现的涉黑涉恶涉“伞”问题线索,敢于较真碰硬,一查到底。

6月10日,督导组到哈尔滨市开展工作。同日传出4名官员被查的消息,分别是呼兰区副区长刘东,区腰堡街工委副书记、办事处主任胡树河,呼兰区国土资源局副局长王洪军,呼兰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调研员朱涛。

6月11日,督导组第一小组下沉到呼兰区开展工作。

6月13日,呼兰区政协原主席孙绍文被查。

孙绍文曾任呼兰区政府副区长、呼兰区委常委、利民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常务副主任职务。

6月16日,呼兰6名官员被查,分别是国家税务总局哈尔滨市税务局第二稽查局执行科科长侯立君(曾任呼兰区税务局稽查科科长),区国土资源局原局长侯玉,区环保局原局长张淑华,区生态环境局副局长武红光,区建设管理局原党委书记、局长王明杰,哈尔滨市环境保护局呼兰分局原局长樊大勇。

两天后,哈尔滨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巡视员高岩被查。高岩曾任哈尔滨呼兰区副区长。

6月30日和7月2日,呼兰原区委书记朱辉、原区长于传勇分别被查。

至此,涉嫌为呼兰黑社会集团充当“保护伞”被查的官员达到14名。

《中国新闻周刊》注意到,2017年12月,呼兰区时任区委书记朱辉、时任区长于传勇被免职。此后,他俩的履历上只写有“哈尔滨市呼兰区正局级干部”,并没有具体职务。时年55岁的朱辉和45岁的于传勇开始处于“有官无职”状态。

呼兰区委人士透露,朱辉和于传勇曾因扶贫材料造假,受过处分。

去年5月,黑龙江省纪委监委通报称,2017年7月至9月,呼兰区认定未脱贫人口1457户3185人,后又上报未脱贫人口4036户8800人,两者相差2579户5615人,波动率达177%,造成贫困人口上报数据不精准问题。

通报称,于传勇、朱辉因对此负重要领导责任,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公开履历显示,上述14名被查官员均为哈尔滨人,且仕途均未离开哈尔滨。其中8人的简历上标明为“呼兰人”,其中4人(张淑华、王明杰、孙绍文、侯玉)被查时已退休。此外,有些单位多人被查:环保部门3人(张淑华、樊大勇、武红光)、国土部门2人(侯玉、王洪)、城管部门2人(刘东、胡树河)。此外,还有人来自财政、建设、规划等部门。

多人仕途有交集,有的为上下级关系。比如,刘东任呼兰区城管局局长时,胡树河为该局副局长;侯玉任呼兰区国土资源局局长时,王洪军任该局副局长。

7月4日,中央扫黑除恶第14督导组离开黑龙江。5天后,哈尔滨市一名主要官员被宣布落马,他是哈尔滨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任锐忱。

舆论认为,呼兰市多名官员密集落马,任锐忱作为上级政法系统主管领导,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去年年底,鹤岗市打掉一个以肖维忠(绰号“宝文”)为首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履历显示,任锐忱是鹤岗人,他曾在鹤岗市公安局局长的岗位上任职时间超过13年。

呼兰区相关部门提供给《中国新闻周刊》的一组数据显示:从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截至8月2日,呼兰区共查处“保护伞”案件11起,涉及51人,处分25人,开除党籍公职 1人,开除党籍取消退休待遇2人,开除党籍建议解除劳动合同1人,留党察看4人,撤销党内职务6人,拟并案处理88人。

“四大家族” 横行呼兰

近日,呼兰区发布的相关通报称:区扫黑办向社会公开征集“四大家族 ”涉黑涉恶问题线索,敦促涉黑涉恶违法犯罪人员认清形势,主动投案自首,争取从宽处理。

在呼兰,“四大家族”妇孺皆知。但是,“四大家族”究竟是哪四家,众说纷纭。在当地官方的通报中,也仅提到了以于文波和杨光为首的两家。

呼兰区委一位部门负责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呼兰“四大家族”只是一个符号。很多人都好奇是哪几家,但其实并没有明确说法。“一般称得上是家族式的(黑社会组织),得具备兄弟多、资源多等特点。细细一想,不仅是呼兰,很多地方都有这种家族。”

6月10日,以于文波为首的16人因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罪,由齐齐哈尔市建华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

有受访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于文波现年49岁,又名“于大波”。他的江湖地位起源于“呼兰黑老大”赵纯。“于文波是赵纯的妹夫,也曾是赵的马仔”。

赵纯,绰号“赵四儿”,曾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呼兰“黑社会一哥”,他以经营客车运输和收各种“保护费”等起家。

上述知情者说,呼兰的大小采沙场、各个饭店都要给赵纯缴纳保护费。大到一些民企,小到小商小贩,都在他的“保护”范围。

赵纯还有一个敛财方式是“逼人赌博”,对象是一些有经济实力的民企老板。赌博时他明着出老千赢钱,传说曾经一场局,“赢”过一台上百万的进口车。“对于他的邀请,你如果敢拒绝,他就找人去‘接’你妻子上下班、孩子上下学。”

江湖传闻于文波与赵纯关系并不和。《中国新闻周刊》从于文波案的起诉书看到:1996年9月,于文波与他人预谋用猎枪将赵纯的腿打折,未果。

顶一下
(32)
84.2%
踩一下
(6)
15.8%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