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欢迎外籍CEO 先派到非洲锻炼

时间:2019-10-16 06:50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人物记事
任正非接受美联社采访纪要:欢迎推荐外籍CEO人选,可以先派到非洲锻炼

华为心声社区10月15日发布了8月20日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接受美联社采访纪要。

采访中,美联社记者问,国外有一些人对华为比较挑剔,说华为这个公司到底是谁控制的?谁在华为拥有决策权?我们现在看到,华为组织最上面这一层董事会、CEO都是中国人,华为有没有考虑在董事会引入外籍员工,或者任命一个外籍员工担任公司的CEO,从而进一步赢得外国的信任。如果不在您的考虑范围内,为什么不考虑?

任正非表示,首先,外籍员工必须要具备这个能力;第二,外籍员工必须在华为公司工作25年,从基层一层层升上来,才能了解整个公司的结构。有些西方公司CEO像“走马灯”一样换,换几次,这个公司就没有了。因为这个CEO不了解基层实际情况,以为喝喝红酒、谈谈哲学就能领导公司。

我们有些国家代表和产品线主管已经是外籍员工,大量高级专家和Fellow是外籍员工。当然也欢迎你们给我们推荐CEO、董事长人选,可以先派遣到非洲去,到科摩罗岛上去“一人一厨一狗”地锻炼,再到有些地方进行技术锻炼,完全知晓华为业务,将来也有可能上来。

任正非接受采访 图自心声社区

为什么现在很多西方公司搞不好?因为西方公司董事会是到处选人,选的这个人很厉害,来了到处拿杠杆撬一撬,把产品放大了很多,卖不出去就降低价格,可能就把公司卖死了。

所以,我们强调领袖在内部选拔,包括3万外籍员工,也在选拔之列。

以下为采访纪要全文:

Joe McDonald,美联社驻中国记者:非常高兴任先生今天与我们见面,知道您非常忙,很高兴能给这个时间交流。

任正非:我也非常高兴你们来拜访我,因为有机会通过你们给更多人说说我们的情况。

1、Joe McDonald:昨天晚上在华盛顿,美国政府决定把购买美国产品的“临时许可”再延迟90天,您对这个事情的反应怎么样?这个“90天”会给华为带来什么不同?实体清单所涉及的美国产品及部件,华为多大程度上还需要它们?

任正非:这也是个好事,双方都应冷静想想。第一,美方要更多考虑,对华为的实体清单制裁,到底是华为损失很大,还是美国公司损失很大?应该好好研究一下,是不是还要保留这样的实体清单?我自始至终支持全球化,只有全球化才能做到优质配置资源、为客户提供优质服务,全球化经过几十年努力,是来之不易的。产生一种新的市场分裂对美国不利,毕竟美国是目前全球化高科技能力最强的国家,也是全球化高科技市场格局里既得利益最大的国家。

第二,至于“临时许可”延长或不延长,对华为公司没有太大影响了。从5G到核心网一系列产品,我们完全可以不依赖美国就能生存很好。昨天大家也看到了这些不依赖美国器件的全套产品,修改设计后的电路板需要短时间的切换磨合,磨合完成以后,产能就会大幅度提升。

实体清单对我们影响最大的是终端,因为安卓软件在世界上已经有几十亿用户在用,现在限制华为终端用谷歌软件,无关国家安全。如果美国还是确定禁止华为使用,我们可能也有备份措施会做出来。毕竟谷歌是非常优秀的公司,我们和谷歌有真诚合作的协议,我们希望继续使用谷歌产品。我们继续用谷歌,其实是撑大了美国技术在全世界的应用范围。

如果谷歌的安卓、微软的Windows不能给我们授权,可能会出现替代它们的第三种系统,没有人能肯定第三种系统一定不会胜利,这种情况的发生反而是对美国最有威胁的。

对我们而言,过去几个月已经证明实体清单不可能让华为死掉,华为公司肯定能继续活下来,而且越活越好。这种情况下,实体清单的目的是不是就达到了?有可能达不到,达不到的后果是中国和其他国家诞生替代产品,替代产品所覆盖的市场,美国产品就进不来了,美国厂家的市场规模会缩小,对它的财务质量会有削弱。我们并不希望挑起对抗,我们还是希望继续购买美国零部件,尽管我们自己能够量产零部件,但我们可以减少生产,大量购买美国零部件,共同为人类繁荣服务。

2、Joe McDonald:今年您见了很多外国记者,在此之前您是很长时间不见记者的。今年您如此频繁跟记者交流,是为了在目前美国对华为施压的情况下修复华为的声誉并提升华为的运营环境吗?您的这些努力有没有见效?华为的运营环境是否得到了提升?声誉有没有得到修复?

任正非:你的分析比较正确。我在危难时期要挺身而出,为华为公司正确地做一些宣传。在5月份美国实体清单出来以后,绝大多数媒体和一部分公司认为华为死定了;另外有一种舆论,认为华为还能活三个月,把库存的物资生产完,也该死了;随着我与媒体见面增多,媒体也有一种说法,认为任正非在唱“空城计”。半年来大约两千多名记者到访华为公司,实际看了我们的现实情况后,才了解华为在真实地活着,活着的效率还变高了。媒体报道从最初一片黑色,到前段时间变成深灰色,最近变为了浅灰色,说明还是有作用的。如果只是我个人与媒体沟通,不让媒体来看看实际状况,可信度还是不高的。

3、Ken Moritsugu,美联社北京分社社长:去年12月份您女儿在加拿大被捕,今年华为和美国贸易关系紧张,美国又把华为列入实体清单。这个阶段是不是华为最大的危机?还是说历史上有其他类似的危机?

任正非:其实这三十年来华为公司危机不断,不是这个危机,就是那个危机,有些危机甚至严重到危及企业的生命。所以,美国这次危机对我们打击是大的,但也不是非常大。过去我们既没有人才,也没有技术,也没有资金和市场,不知道明天能不能活下去,那时的危机可能比今天还要大。现在这个危机,毕竟我们已经具有一定规模和能力,我们是有可能克服的,所以我没有感到多么恐怖。

4、Joe McDonald:特朗普总统之前也暗示过,如果中国政府愿意在贸易协议上跟美国达成某种程度上的共识,他不会对华为下狠手,把华为从实体清单上拿掉,或者进一步改变您女儿的状况。您对特朗普总统的表态是怎样的反应?他似乎把华为作为中美贸易谈判的棋子或筹码,对这个表态您什么反应?

任正非:如果通过这个“棋子”能解决问题,听起来是好的,但是要中国国家为我们做出让步,我是不会去推动的,这是国家与国家之间的问题。我们毕竟有钱,还能扛得起打击,中国很多老百姓是贫穷的,让贫穷的老百姓让一些利益给美国,来救一个有钱的华为,我良心上过不去。所以,我认为,我能坚持多挨打几年,包括我女儿多受一些罪,也不能把中国的利益让给美国。其实,美国也应该看到,中国还有不少贫穷人口,他们的生活还在低水准上。

因此,在这点上,我完全没有考虑,我也不会去求中国政府给美国好处,放华为一马。不放一马,我们就是发展慢一点,孟晚舟多待一点时间,多受一点苦难,但是对中国人民、对国家有好处,我心里就舒服一点。如果国家拿很多利益去换取华为生存,我总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国家。

如果美国说“任正非出一点钱,改善一下”,我可以考虑;美国说“5G技术对美国安全有威胁”,我们可以对美国公司完全转让5G技术和生产工艺体系,让美国在5G基础上开发6G,缩短美国的技术发展进程。这些我都愿意做,因为这是牺牲我们自己,不用牺牲中国其他人的利益。否则,将来我走在街上,别人会骂我的。

顶一下
(32)
91.4%
踩一下
(3)
8.6%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