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香港价值让中国大陆又爱又恨

时间:2019-09-10 07:20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经济日报社论 香港反修例运动已历时五个月余,引起国际社会对香港局势的高度关注,北京政府对香港颇有耐性。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上周也终于对反修例运动的五大诉求之一做出正面回应,即宣布撤回《

经济日报社论

香港反修例运动已历时五个月余,引起国际社会对香港局势的高度关注,北京政府对香港“颇有耐性”。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上周也终于对反修例运动的五大诉求之一做出“正面回应”,即宣布撤回《逃犯条例》修订草案。毕竟,对中国大陆而言,香港不仅是个特区,也是中国资本市场与西方资金的缓冲地带,更是中国迈向世界大国、扩大其政经影响力的重要渠道,要对它下重手前自然会多所顾虑。

具体地说,即使中国已跃升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也是全世界最大出口国,但在其特有的政治体制下,中国经济仍受到高度管制,国有企业占比甚高,资本市场开放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南美洲债信危机、东南亚金融风暴都印证了长期受管制的开发中国家,若贸然推动市场开放必受重创。那么,中国式的资本经济究竟该如何与西方对接?

香港,就是那个万中选一的答案。

早在1997年主权回归之前,与西方经贸体制紧密接轨的香港,就是重要的国际商贸及资金港埠,深受世界信赖。

于是,近20多年来,中国政府将香港作为经济与金融开放的试点地区,除了渐次允许部分中国企业在港上市外(2018年中国企业在港挂牌数续创历史新高),又责成中国人民银行与香港金管局签署清算协议,并开放民间银行可互相清算,使人民币离岸汇率成形,为人民币国际化暖身。2013年后,中国政府更陆续开放沪港通、深港通、债券通,逐步打造让中国股、债市场大展身手的条件。

中国费心地运用“一国两制”的优势,将香港打造成西方进入中国的门户,也是中国企业走向世界的大门,无非是要向全球证明中国可以是世界经济的信实领导者而非破坏者,此举也确实取得成效。

例如过去中国数度遭MSCI新兴市场指数拒于门外,但随着沪港通、深港通的陆续开放,外资可透过香港自由买卖陆股,促成中国股市最终可被纳入MSCI新兴市场指数成分股;又或是2018年中国高达1,349亿美元的外人直接投资(FDI)中,就有899亿美元(约66.6%)是从香港进入中国。同时,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资料显示,2018年底在香港或透过香港完成的离岸人民币交易占比达76.3%,人民币在全球货币支付比例也升至2.07%等,都可见证香港对中国的莫大贡献。

然而,反修例运动却凸显出在中国政经不分家下,《香港基本法》所确保的香港特殊地位与经济繁荣,恐仍是以服务中国政治目的为主。像是中国对包含汇丰银行在内的多家国际企业进行干预,如今年8月,国泰航空内部公告明令禁止员工参与集会游行后,包含行政总裁在内的三名高级主管相继去职;主掌港币发行的汇丰银行控股集团,也有三位高级管理人员离职;四大会计事务所之一的资诚(PwC)也发表声明,表明员工的政治立场并不代表公司立场。

至此,国际社会及外国企业对于香港能否持续落实一国两制的质疑高涨,过去外国企业透过香港独立的金融与经营地位,和中国市场巧妙平衡的互利模式,也逐渐出现信任危机。这从反修例运动升温后,今年第2季末起北向的沪股通和深股通资金均见明显下滑,7、8月单月平均北向资金仅7,857亿人民币,明显低于第2季的月平均8,941亿人民币。今年7月,在香港或透过香港完成的离岸人民币交易占比降至72.5%,以及人民币在全球货币支付比例降至1.8%,排名被加币超越,可见一斑。

由此可知,北京政府对香港的反修例运动“尚有耐性”,固然有政治考量,却也是体认到香港对自己在经济金融层面上的重要性。

只是,当中国对香港的“一国两制”已在国际间逐步产生信心危机后,北京政府要让各界再如以往般相信香港,恐非易事。

顶一下
(11)
39.3%
踩一下
(17)
60.7%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