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云飞:从文明冲突回到冷战?

时间:2019-10-04 08:24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日趋紧张的美中关系,正使白宫从文明冲突回到冷战。(法新社) 日趋紧张的美中关系,正使白宫从文明冲突回到冷战。 文明冲突是美苏冷战结束后,美国在国际事务上的一种新思想。这种思想,将冷


日趋紧张的美中关系,正使白宫从“文明冲突”回到冷战。(法新社)

日趋紧张的美中关系,正使白宫从“文明冲突”回到冷战。

“文明冲突”是美苏冷战结束后,美国在国际事务上的一种新思想。这种思想,将冷战后“新世界秩序”的冲突,解释为文化的差异,并由此认为,在苏联解体后,伊斯兰将是美国的最大障碍。

而冷战是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同以苏联为首的共产主义之间的政治对抗,是人类社会以自由市场和自由主义政治制度为代表的资本主义,与以计划经济和共产主义政治制度为代表的共产主义两条路线之争。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以约翰·博尔顿为代表的鹰派人士,把“文明冲突”思想体现在美国政治中,影响了美国的中东政策,并引发后来的“反恐战争”。特朗普上台后也颇受“文明冲突”思想的影响,他的基督新教立场,以及对拉丁裔和穆斯林移民的抵制,正是亨廷顿1993年在《外交事务》杂志上的观点。

“文明冲突”思想成为以色列在美国国内获得支持的重要因素,已在犹太资本之上。它强化了美国福音派基督徒对耶稣再来的信仰——“我必使我民以色列被掳的归回,他们必重修荒废的城邑居住”。或者说它就是一套耶稣再来的政治学说。“复兴以色列国”,耶稣归来,以色列的存在,在福音派看来就是上帝的计划。福音派人士比美国犹太人更支持特朗普的以色列政策。

在上一届大选中,特朗普在福音派选民的支持率达到81%。当选后,他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攻击国会的两名女性穆斯林议员——在穆斯林看来,这一切更像是一场新十字军运动。这一切如亨廷顿所愿,超越了国与国的界线,而构成一种文明冲突的图景。

美国在国际事务上,已远离它在冷战时,从自由主义立场对制度的强调。它所奉行的“文明冲突”思想,造成基督教世界与伊斯兰世界之间的紧张,以及基地组织等反美势力的不断出现。这一切已成为美国对其在冷战中所建构的国际秩序的一种自我解构。

在冷战中,为了对抗共产主义,里根政府支持阿富汗塔利班反苏联,透过中情局支援苏联控制下的中亚地区穆斯林国家的伊斯兰政治团体。中情局还帮助当时反共的巴基斯坦情报部门训练世界各地的穆斯林,来对苏联发动一场宗教意义上的战争。如今这段历史在由“文明冲突”所诠释的“反恐战争”面前,已无法理解。

资本主义与共产主义本已结束的历史性对立,因中国的崛起而发生变化。共产主义中国在今天的存在,是1960年由苏联与中国组成的共产主义集团大分裂后的一个必然的历史现象,但它能够成为一种挑战美国的政治力量,则要归功于“文明冲突”美国战略转移的这30年——中国在经济和技术领域快速发展。

“文明冲突”思想已无法被用于解释今天的美中关系,前些时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事务主任奇诺·斯金纳(Kiron Skinner)称美中关系是“文明冲突”的言论,已显现出这种思想的乏力。它的不切实际,就如美国的政治新闻网和周刊《华盛顿观察者》在报道时所使用的标题:《国务院准备与中国进行文明的冲突》。

斯金纳去年从学界进入国务院,为国务卿蓬佩奥提供政策建议。但美国显然无法在“文明冲突”思想上,关注中国新疆、西藏、 香港和台湾,以及宗教和人权议题。而在冷战中,美国则可以从资本主义与共产主义对立的立场上说:自由主义政治制度结成坚强联盟来给人予自由。现今斯金纳已被辞退。

在美中关系日趋紧张时,特朗普将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解职,改用罗伯特·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并选用曾遭北京国安殴打的博明(Matt Pottinger)担任副职。博尔顿强烈反对特朗普与塔利班领导人原定在大卫营举行的会谈,并对伊朗持强硬态度和不接触政策。博尔顿去职,是以色列和沙特等反伊朗国家的一大挫折。波斯湾油轮和沙特油田遇袭,都在努力将美国的注意力转向伊朗。

以色列和沙特与伊朗的对立,仍是在延续或利用“文明冲突”的观念。这种观念的流行已为中国赢得了30年的发展,如果美国因此被卷入与伊朗的战争,在美中关系持续紧张的当下,就是在拯救中国。一旦美国与伊朗爆发战争,中国有充分理由,全力支援伊朗抗战,不惜一切代价将美国拖死在中东。

对中国而言,这比让战争发生在朝鲜更理想。中国崛起,将是社会主义倡导者,对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的私有企业所构成的经济制度和自由主义政治制度的最有力的批判。赫鲁晓夫在半个世纪前的那句名言将应验:“不管你喜不喜欢,历史是在我们这一边的。我们总有一天会把你们给埋葬。”

特朗普让博尔顿走人,是在降低被埋葬的可能性,而美国可以从“文明冲突”回到冷战,从防堵共产主义的观念上来与伊朗接触。特朗普在9月24日联大的演讲中,列出中国、朝鲜和委内瑞拉,并警告说“社会主义的幽灵在毁坏着我们的社会”。

而此前一天,他在联大发表了关于“宗教自由”的主题演讲。这种旋律,就像是冷战时美国国务院以自由奔放的爵士乐来展现美国民主文化,给铁幕下的人们传达一种信息:只有资本主义美国,才能帮助人们重享政治自由、宗教自由、新闻自由、言论自由等权利。资本主义与共产主义的政治对抗,似乎已死灰复燃。

但资本主义美国与共产主义中国,究竟谁会被“丢进历史的尘埃之中”(里根语),还是个悬而未决的问题。华盛顿的政治精英是让国家回归冷战主义,还是坚持亨廷顿主义,将影响美国作为世界上唯一超级大国的命运,同时也将改变世界现状。此外,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应在美中对抗尘埃落定后,重写他的《历史的终结》。

(作者是中国伊斯兰教阿訇、历史学者)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