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立本:香港社会撕裂反映中西模式碰撞

时间:2019-10-06 08:51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亚洲周刊》总编辑邱立本(台上,左)昨天的讲座在新加坡大会堂举行,吸引了约800人出席。讲座主席为《联合早报》副总编辑兼早报网(中国)主编韩咏红。(梁伟康摄) 邱立本认为,中西模式不

《亚洲周刊》总编辑邱立本(台上,左)昨天的讲座在新加坡大会堂举行,吸引了约800人出席。讲座主席为《联合早报》副总编辑兼早报网(中国)主编韩咏红。(梁伟康摄)

邱立本认为,中西模式不会永远对立,恰恰是相辅相成的。在这一点上,新加坡从旁观者的位置“更加超然”地观察华人社会,并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他以“习马会”和国际华语大专辩论赛为例,认为新加坡在“文化中华”和“民间中华”的范畴可以发挥更多力量。

香港社会今天的内部撕裂,反映出中国模式和西方模式的碰撞。中西模式不是静态的竞争而是不断发展,两者不会永远对立而应是相辅相成,新加坡在中西制度和文化领域的平衡中或可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亚洲周刊》总编辑邱立本昨天下午在新加坡大会堂以“2019全球华人社会的最新挑战”为题发表了演讲,在长达70多分钟的讲话中,他从一个香港媒体人和土生土长香港人的角度分析了当前香港社会动荡的原因。

国家发展在于“善治”

邱立本认为“黄丝”代表的示威游行者多数是认同西方的自由民主价值,这种价值观在“本土化”的诉求下不断发酵、膨胀,演变成一种对“独立”的向往。与之相反,“蓝丝”则对“独立”的理论无法认同。他说,两者的撕裂从“更大的历史框架”来看,其实是中国发展模式和西方模式之间发生的碰撞。

邱立本说,传统上中共因“一党专政”受到批判,但中共过去十年依靠开放、创新、内部制衡等因素,使国家产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同时,西方“一人一票”的民主模式也遭到越来越多学者的反思,他们意识到如果没有良好的配套和经济发展,即使有“一人一票”也会成为“失败的国家”。因此理想的国家发展不在于“投票”,而在于“政府的能力”,也就是“善治”,这似乎也是中国正在发展的方向。

邱立本认为,中国大陆的巨大变化主要有三个原因。首先是全面投入全球化体系,保持社会和经济的开放,同时有强大的公权力参与到市场经济的运作,利用国企优势使中国拥有了全球最大的高铁系统、高速公路网络等巨型基础设施,同时中国还将这些基建技术延伸至东南亚、非洲等其他国家。

其次是全球互联网的发展带动了中国民企井喷式的发展,以华为、阿里巴巴、腾讯为首的互联网科技巨头,让中国拥有了独特而具有创意的消费模式,也创造了许多就业机会,并成为“创新意识”最高的国家。另外,习近平上任以来,整肃军队、全力反腐,使整个官僚系统得到了有效的内部监控和制衡。

邱立本说,“中国模式和西方模式不是静态的竞赛,而是不断在发展的”,西方制度有它的合理性,但不能简单照搬,应建立在一定的社会经济和政治文化的基础上;中国也有自身问题,但在经济快速发展、全面创新的过程中,它也提出了新的可能性,“这两种模式不会永远对立,恰恰是相辅相成的”。

邱立本说,在这一点上,新加坡以“独立国家”的身份,从旁观者的位置“更加超然”地观察华人社会,并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他以“习马会”(中国大陆国家主席习近平2015年与台湾时任总统马英九的会面)和国际华语大专辩论赛为例,认为新加坡在“文化中华”和“民间中华”的范畴可以发挥更多力量。

邱立本随后在与《联合早报》副总编辑兼早报网(中国)主编韩咏红对话时再次强调,新加坡扮演的角色是去掉了意识形态,在资源的合理分配、居住正义、社会长期稳定,以及东西方语言优势上,可以扮演更多有“创意”的角色。最后近一小时的问答环节中,观众提问踊跃,不少人就香港局势和中美贸易战的走向表达了高度关切,气氛活跃。邱立本结尾时说,虽然香港经济无可避免地受到反修例抗争活动影响,但作为“不可救药的乐观主义者”,他相信香港风暴可能倒逼中国的自我反思和改革,把“负面能量”转化为“正面能量”。

本次讲座由《联合早报》和新跃社科大学联合举办,吸引了大约800人出席。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