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稿:鹤岗收缩 房价如菜价

时间:2019-06-16 08:08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中国聚焦
入夜的鹤岗市中心霓虹灯闪烁,行人稀稀落落。 鹤岗楼盘空置率高,商品楼天水新城入夜时亮着灯的单位寥寥无几。 ▲鹤岗许多煤场如今已停产或大幅度减产,一些煤场如今空无一人。(林展霆摄) 中

 入夜的鹤岗市中心霓虹灯闪烁,行人稀稀落落。


鹤岗楼盘空置率高,商品楼‘天水新城’入夜时亮着灯的单位寥寥无几。


▲鹤岗许多煤场如今已停产或大幅度减产,一些煤场如今空无一人。(林展霆摄)

中国特稿

今年4月,中国东北城市鹤岗传出楼价跌至离谱的“白菜价”,五套房的价格等于北京东城区一平米。因煤资源枯竭及人口外流,早已淡出人们视线的这座四线城市,突然成为舆论焦点。作为“城市收缩”典型案例的鹤岗,“收缩”的不仅是城市规模和建设,还有市民的理想和冲劲。在家乡实现城市转型之前,部分鹤岗人习惯了安逸而平淡的生活,更多人等候并寻找着出走的时机。

“师傅,去鹤岗人民广场。”抵达黑龙江省鹤岗市第二天,我坐上街边一辆出租车,准备前往鹤岗民众爱去的这个休闲场所采访。

“南方人?来鹤岗干啥呀?”热情健谈的司机大哥听出了我的外地口音,好奇问道。我回答说:“来出差的。”

司机大哥听了大概还有点疑惑,再问道:“出差?鹤岗这儿有啥差好出啊?”

他的疑问,道出了黑龙江这座边陲小城里,一名小市民对当地人口和经济情况的认知:只听说鹤岗人出外打工,没听说外地人来工作,平日连碰到个出差的外地人都算罕见。

鹤岗是黑龙江东北部地级市,北上与俄罗斯一河之隔。记者到访的星期六下午,这座人口略超过100万的四线小城街上行人稀稀落落,尤其下午五点之后,路边许多门店纷纷打烊,街上显得更加冷清,很难想象这座城市曾经繁荣热闹。

鹤岗是黑龙江四大煤城之一,拥有百年煤炭开发史,鼎盛时期是东北较繁荣的城市之一。不过2010年后,随着煤资源枯竭,中国政府逐渐以其他能源取代,鹤岗经济开始走下坡,人口也逐步流失,在很长一段时期,这座煤城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直至今年4月,鹤岗传出楼价跌至离谱的“白菜价”,低至每平米350元(人民币,下同,约70新元;即每平方英尺32.51人民币,约6.44新元)的消息,让鹤岗突然成为舆论焦点。“鹤岗五套房等于北京东城区一平米”的现象,离不开鹤岗人口与消费需求减少所致的供过于求情况。

几周后,中国发改委宣布新规划文件,首次提出要正视中国“收缩型城市”问题,而鹤岗即被视为资源枯竭型收缩城市的典型。

曾经的煤城风光不再,如今在被形容为“枯竭”“收缩”的城市里生活,究竟是什么滋味?

城市收缩 楼市清空

周末的鹤岗市中心大街上人不多,但城市一切运作如常。出租车和公交车满城跑,在酒店叫肯德基外卖,20分钟内闪电送到。

所谓“收缩”较明显的迹象,出现在相对空荡的住宅楼盘和小区。走入其中一个名为“九州新城”的住宅区,许多单位的门户、窗户和水管都贴上“急卖楼”“房屋出租”等传单。

对住户而言,人少或许更清静,但对开发商来说,大量单位空置却让他们头疼不已。

夜幕低垂时,市中心另一已竣工多年的商品楼“天水新城”,七栋大楼的数百个单位中只有少过10间亮着灯,出租车司机驶过时就调侃说:“你看,开发商都要跳楼了。”

鹤岗楼市不景气除因经济不景和人口外流,也与房屋政策有关。2013年,当地政府推行棚户改造,一些市郊地区老房被拆除,受影响居民都获棚改房作为补偿。不过,棚改房入市意味着市场库存增加,直接削减了商品房的市场需求。

过去一个多月,“白菜价”成了鹤岗街坊热门话题,许多市民对家乡房价“全国倒数第一”,觉得好笑又感慨。

住九州新城的侯可志(33岁,服务员)告诉记者,引爆舆论的每平米350元房价,属于较偏远地区棚改房,他自己购买的商品房价格没低得那么离谱,要每平米2000多元。

育有一名七岁女儿的他解释,鹤岗人买房不是没压力的:“学区房还是挺贵的。一个毛坯房,啥也不带,也要十五六万。”

对于“白菜价”房屋,他感慨说:“白菜价不是好事,这说明这城市不行了。”

除了反映在城市建设和市容,城市收缩也开始为民众生活带来实质影响。在鹤岗最热闹商场时代广场经营手机零件店的刘婷(30岁)受访时说,鹤岗经济每况愈下,六年前每月营业额可达1万5000元,现在卖到1万元就不错了。

不担心生计?她说:“肯定担心,但没办法,孩子在这里走不开。没孩子没牵挂,早就走了。”

等着走和走不了的年轻人

记者走访鹤岗数天遇到的年轻人,大致可分两大群体:等着走的,和走不了的。

手机零件店老板刘婷就属于后者。她告诉记者,自己年轻时在大连念大学,之后在北京呆了一阵子,最终还是回到鹤岗,因为“妈不放心,后来我也结婚生子,更走不去了。”

刘婷为了两名年幼孩子而留下,字典里已没有“理想”“打拼”这类字眼。她如此形容在鹤岗的生活:“就是安逸,挣的钱够养家就行了。不是那种‘北上广’理想型的,这些都没了,变得比较现实了。”

拥有小本生意的她在鹤岗算经济条件较好的,但她自嘲自己和朋友过着“空壳式生活”。“我们有车有房有生意,外人看来光鲜亮丽,但大家都没有积蓄,大部分人也有债在身。”

但她表明,自己没厌恶日复一日守着小店的日子。“年纪不小了,不切实际的理想也破灭了。生活反正没什么大起伏,平凡生活也习惯了。”

29岁的鹤岗青年密文通同样因为有了孩子而留在家乡。和刘婷一样,密文通看过了外面的世界:他曾在北京一家电商工作三年,两年前回到鹤岗结婚生子。

相对于刘婷坦然接受了平淡生活,密文通一直在为心中的热血寻找出口,但这在鹤岗并不容易。从北京回来后,他开过奶茶店,但因店租压力而结业。他后来到一家食品公司当助手,几周前又因公司撤离鹤岗而失业。

“鹤岗环境不好,老板压力大,企业都缩减人员。”接下来想找什么工作?他回答:“在鹤岗不是想找什么,而是能碰到什么”,月薪有4000元已心满意足。

待业期间,密文通拍了不少关于鹤岗的短视频,在短视频平台发布,诸如避暑好去处和热门楼盘等内容,流露一股对家乡的朴实情怀。

但这样的小日子终究满足不了他。“这里太安逸了,安逸得让人受不了,好像人生看到了尽头。有时读到关于北京的新闻,会感觉哎呀,人家这么努力,我却好像和社会脱了节。”

密文通和刘婷都不排除,等孩子长大点再离开鹤岗出外生活。密文通说:“我喜欢鹤岗的居住氛围,但这里你什么都不用想,用三分之一的大脑就够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