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献华:香港政改死局如何化解?

时间:2019-09-09 05:59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中国聚焦
中国聚焦 香港这波动乱,从反修例开始,发展到后来的五大诉求,终极目标已经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而这五点诉求的重点是重启政改,其他四点,只不过是这一点的顺带和铺垫。这样一来,运动又转回

中国聚焦

香港这波动乱,从反修例开始,发展到后来的五大诉求,终极目标已经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而这五点诉求的重点是重启政改,其他四点,只不过是这一点的顺带和铺垫。这样一来,运动又转回到了2014年占中运动的起点。只是反对派没有表明他们的目的仅仅是要重启政改,还是要求重启的政改按照他们希望的方案来进行。

可以肯定的是,就算港府重启政改,也仍然是在全国人大831框架之内设计政改方案,因为基本法第45条规定: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际情况和循序渐进的原则而规定,最终达至由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后普选产生的目标。

所以重启的政改,铁定是要在831框架之内设计方案,除非修改基本法。但是特区政府只有修改基本法的提案权,基本法的修改权在全国人大。照目前的形势来看,就算特区政府提出修改基本法,但通过的概率几乎为零,因为中央政府的底线是,特首候选人必须是爱国爱港和不与国家对抗的人。

纵观香港台面上的反对派政治人物,有哪一个不是像与中央政府有深仇大恨一样的呢?

如此一来,几乎可以肯定的是,政改之后,反对派为了争取到希望中的凌驾于基本法之上的政改方案,将再次走上街头,进行新一轮的抗争。而结果,也将和占中运动一样,得个零。

这无异又变成一个死局。

不过笔者认为,这个看似无解的死局,却有一个唯一的破解之法。这个破解之法就是找到这个局的结。而这个死局的结,就是中央政府的底线:特首候选人必须爱国爱港,不可对抗国家。

平心而论,中央政府的这个底线并非过分的要求,而且是天经地义的,因为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中央政府,能够容忍自己下辖的地方政府整天与自己对着干。

翻看历史便知,但凡有地方政府和强大的中央政府对着干的,结局大多都是叛逆的地方政府被剿灭。只有在乱世之中,叛逆的地方政府才有可能在火中取栗,趁乱世取代中央政府。这需要两个条件,一是乱世,二是叛逆的地方政府有强大的实力。然而,现在不是乱世,今天的香港并不具备与中央政府相抗衡的实力。同时,不管谁灭谁,都是以生灵涂炭为代价。

中央政府正是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况发生,才划下一道不可逾越的红线。站在中央政府的立场和整个国家发展的大局来看,那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

港人要解开这个结,便只有顺着来解,而不能逆着来解。顺解是唯一可行的解法,逆解是死路一条。

何为顺解,何为逆解呢?

顺解就是从心灵与感情上回归国家,不做外国的代理人,真真正正做一个中国香港人。换句话说,就是做忠诚的反对派,不对抗国家,不试图颠覆中央政权。当香港的反对派都成为爱国爱港、不再与国家对抗的政治人物时,又何须担心不能成为特首候选人呢?此为顺解。能否成功,只在于反对派的一念之间。

所谓逆解,就是继续我行我素,一边向这个所谓的专制中央政府争取符合自己利益的普选方案,一边标榜自己是民主斗士,以颠覆中央政府作为崇高的事业,隔三岔五上街游行搞事情。

不过,凡有一点点智商的人都会明白,这样的做法,只能撞到南墙之上,头破血流,伤痕累累,还与目标南辕北辙。

政治的艺术,不外乎博弈与妥协之间的分寸拿捏得恰到好处。

博弈,需要力量与实力作后盾。香港就算是世界的金融中心、商贸中心,有700万人口,但相对于拥有14亿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来说,实力差距好比大象与蚂蚁。香港反对派若与中央博弈,无异于蚍蜉撼大树。

既然博弈毫无胜算的把握,何不暂时作出妥协?从此易弦更张,把对抗改为合作,首先不阻挠23条立法和推进国民教育计划。只要23条不立法和国民教育计划得不到实质性的展开,中央对反对派的戒备之心就不会消除,这样反对派所希望的普选方案就永远不可能实现。

中国传说有一个叫布袋和尚的高僧,写过一首《插秧》禅诗: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六根清净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

也许香港的政改也像插秧一样,反对派的妥协退让,才是迈向终极目标的最正确方向。

作者是中国时评人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